雜食派、偶爾發文放圖
刀劍亂舞、IDOLISH7沼民
幾乎全員推但無奈錢包只有這麼大(哀傷
刀亂最愛沖田組及源氏兄弟,愛娜娜最愛天陸兄弟(什麼CP都吃,不管是BL還是BG,不過還是有主吃
\\歡迎搭訕//

idolish7《神秘的錄音筆》(下) (全員向)

idolish7同人文

歡樂腐向→全員+10★傾向

!繁體注意
!文筆渣慎看
!部分稱呼+句子會寫作日文(有沖繩方言)
!梗源於親友的惡意
!其實也只是腦洞開太大的產物請慎入(?
!ooc也許有,角崩絕對有(尤其龍和nagi,請不要打我…!)
!其實這群偶像也是男人系列
!龍暗戀★為前提
!別問我為何最後變成10★我也想知道orz
!那個★請猜猜看(雖然超易猜
!沖繩方言部分參考以下歌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TzZUW97IvA

==============================

過了沒多久——在ナギ利用吹風機把內褲跟外褲都吹乾、還有環把王樣布丁都吃光後,陸才想起錄音筆的事情。

「對了!錄音筆!」陸把暫放在口袋的錄音筆掏出來,想要還給一織的時候,環突然開口說:「陸陸的錄音筆和一織織給我的這支好像喔。」

說完,環便從背袋中拿出一支一模一樣的錄音筆來。

「咦......?」陸吃驚地瞪大眼睛,奇怪地說:「可是剛剛一織說他的錄音筆不見了......」

「喔——剛剛一織織把錄音筆放在茶几上,我拿走了。」環一臉理所當然地說。

「所以是四葉さん你擅自拿走了嗎!?!」一織憤怒地說道。

「反正一織織都要給我嘛......」環把錄音筆收回背袋裡,才補充最後一句:「雖然我不一定聽就是了,不過謝謝一織織。」

一織頓時語塞,他完全不知道該生氣還是高興環會跟他道謝好。

「那麼......這支錄音筆到底是......?」陸拿著錄音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放來聽聽就知道了嘛。」環提出了這個主意。

「萬一是什麼不可以隨便給別人聽的東西怎麼辦…?」 壯五不太贊同環的主意,然而樂意外地提出和環一樣的意見:「如果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話,不可能這麼隨便就丟掉吧?而且這裡是電視台,說不定只是某個訪問的錄音而已,放來聽一聽應該沒什麼大不了。」

「說得也是呢......」壯五似乎接受了樂的解釋。

「嘛,如果真的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話,大家一起去和當事人道歉就好了。」龍之介附和著說。

「向當事人道歉怎麼想都是自殺的行為啊......」大和忍不住小聲喃喃,然而他的身旁的人卻抖著聲音地說:「再怎麼恐怖,也沒有剛剛的熱水恐怖......」

得到部分人的建議後,陸決定聽聽錄音筆裡的內容說:「那我要播放了喔?」

大家點了點頭,接著,陸便按下了播放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從錄音筆中忽然爆出一串可怕的大笑聲,把所有人嚇了一跳,笑聲才停下來繼續說:

『遜斃了——!!』

「......哥哥?」 聽到這兒,一織才發現原來錄音裡的聲音是自家哥哥和泉三月。

「搞什麼呀......結果這支錄音筆是和泉兄長的嗎?」樂皺了皺眉說。

『吵死了你這個七五三!好好聽人家說話啊!!』

「大和さん......?」陸愣了愣,疑惑地猜測著。

『うきみそーちー(早上好)!哈哈哈!』

「......龍?」天斜睨著龍小聲驚呼著。

「欸欸?!為什麼會有我的聲音?!」當身為事人的龍之介比起天更加驚訝。

『我知道啦大叔......先讓我再喝一杯......』

就這樣聽著,這似乎是大和、三月還有龍之介三人喝醉後被錄下來的錄音。

「說起來,上個星期六三月和大和さん喝得醉醺醺地回來了呢......」壯五回憶起上一個星期六的事情,那天晚上好他可是花了不少力氣才把兩人從玄關拖回大廳,最後還要拜託環把大和背回房間去。

『不要管ミツ ......十さん你繼續說。』

『嗯......?』

『最喜歡的人的事啊!我可是誠心誠意地在聽你說......』

「陸くん還是停下來吧…!」龍之介立刻高聲打斷錄音,慌忙地想要保守這個秘密。

聽見龍之介的聲音陸連忙按了暫停鍵。

「可惡!我居然忘記了這段記憶!」
大和還有三月非常合拍地露出超可惜的表情說道。

「忘了更好!拜託不要把錄音再播下來了……求求你陸くん ......!」龍之介雙手合十地拜託陸。

這下子陸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面對著其餘8人炙熱的視線,以及龍之介懇求的目光,陷入選擇困難的他只好順著小時候養成的本能反應——求助地看向天。

「還記得之前龍跟我們說沒有喜歡的人呢......」記仇的天淡淡地說道,然後用「拜託你了陸」的眼神看著弟弟說:「我想知道更多團員的事情。」

「天......!」

「我也想知道。」樂也十分好奇龍之介喜歡的對象,平時極少接觸女性的他居然有喜歡的人,這能讓人不在意嗎?

「連樂也是......!」

「那我繼續播咯?」陸小心翼翼地問。

除了在用力搖頭的龍之介外,大家都點了點頭。

『......とぅみららん なまぬちむぐゎ—(明明我是如此喜歡你) ......やーむんぐとぅどとぅ(現在這份感情) ......ましそーむん(好難抑制呀) ......』

「......龍兄貴到底在說什麼啊???」環滿臉疑惑地抓了抓頭。

「......呼。」龍之介稍微安心了下來,雖然聽著自己的告白多少都有點害臊,但至少這樣沒有人聽得懂!只要自己打死不說的話......

『給我說人話!』

『給我說日本語!』

『......自分に(對自己) ......自信ないよ(沒有自信呀) ......とぅみららん なまぬちむぐゎ—(明明我是如此喜歡著你) ......能想像出來......やーむん(你) ......的......反......』

『哭了哭了!十龍之介居然哭了!』

『所以到底那個人是誰啊?』

『嘎......』

『啥???』

『巴......』

「.......龍?」一直在細仔聽著錄音的樂突然被龍之介的雙手快速地捂住了雙耳,他皺了皺眉說:「幹嘛捂住我的耳朵?我聽不見啦。」

「有蚊子。」龍之介快速回答。

「哈?」

「我看見有蚊子快飛進樂的耳朵裡所以才捂住的。」龍之介堅定地說。

「是這樣嗎...?」樂半信半疑地說。

「現在蚊子走了沒事了喔。」龍之介說完才放開了手,然而錄音早已播放完畢了。

「......龍你是故意的吧?」樂有點不太高興地說。

「真的有蚊子喔!」龍之介十分堅持地說:「有樂的眼睛那麼大隻的蚊子差一點飛進樂的耳朵裡呢!」

這麼大隻的蚊子不可能出現在市區吧......正當樂準備這樣吐嘈的時候,兩隊的經理人回來了。

「各位久等了!攝影快要開始了請大家準備……!」

「等等......所以說龍喜歡的人是誰啊?!」

「那我先去把這支錄音筆還給物主了!」

「連物主也知道是誰了嗎喂!!」

「樂。」天拍了拍樂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既然龍不想讓你知道......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強求了。」

「原來如此......不對!你們這是霸凌吧!?欺負我什麼都不知道是不是!!」

只有樂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話題就此結束。

這是埋藏在樂心中一個永遠沒有謎底的故事,關於一支神秘的錄音筆。

==========END===========

本來真的想寫全員向,結果.........(沉思臉
至於那支筆是誰......其實是某位超級關愛後輩的前輩所遺留下來的,因為星期六的酒會還有另外兩人出席了呢!
總覺得結尾有點急速也有各種奇怪的地方(還有不少錯字就不提了(你)),還是多寫文多練習好了......(掩臉
最後,謝謝喜歡了這個故事的大大們!(躹躬

评论
热度 ( 21 )

© 看似冷但是熱的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