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食派、偶爾發文放圖
刀劍亂舞、IDOLISH7沼民
幾乎全員推但無奈錢包只有這麼大(哀傷
刀亂最愛沖田組及源氏兄弟,愛娜娜最愛天陸兄弟(什麼CP都吃,不管是BL還是BG,不過還是有主吃
\\歡迎搭訕//

idolish7-《遺忘》01 (108)

idolish7同人文

腐向有→108文

!繁體注意
!玻璃渣慎入
!文筆渣慎看
!10角度
!失憶梗
!梗源自親友+龍應台「回家」
!ooc也許有
!樂總→龍哥=嚴重温柔注意
!看似810但請相信這是108

===============================

兩道長長的影子隨著夕陽的微光輕輕搖擺著,從微光傳來的温度十分輕柔,就宛如被母親寵溺地愛護著一般,既温柔又讓人倦戀。

和眼前的人很像呢。

他宛如察覺到我的視線,輕輕勾起了微笑,緩緩伸出了他白哲的手,柔聲地說著:

「回家吧。」

他,真的好温柔。

我下意識地緊緊握著他的手,盼望能從他身上取得更多更多的温暖......

他,會笑著輕拍我的手嗎?

「太用力了。」
那個人的呼喊聲讓我回神過來,直至看著他無奈的苦笑,這才發現被我緊握住、顯得有點蒼白的手,正在微微顫抖著。

我連忙鬆開了手,慌忙地想要向他道歉,但是那個人就像看穿了我的思緒一般,輕聲說著:「乖,沒關係的。」

他,也總是跟我說沒關係呢......然後輕輕親吻著我的頭髮。

那個人主動回握住了我的手,拉著我慢慢地走過這段路。

「你還記得嗎?紡,小鳥遊紡,她結婚了。」那個人走在前頭,開口談起了這個話題,又繼續道:「她的結婚對象是誰也沒猜想到的人物,你猜得到嗎?」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就自動接話:「既不是idolish7也不是Trigger,僅只是平平無奇的後輩罷了,意外吧?」

他輕笑了幾聲,繼續說:「雖然天早就說過紡不會和我們之間任何一個人有超越友誼以上的關係,但是後輩呀......」

「總覺得好像輸了。」

就算不用看著他,我也能猜到他正在苦笑著。

「在收到邀請函的時候,千さん也半開玩笑地問著紡到底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內。」

他頓了頓,回頭看向我笑說:「那時候你也跟著千さん一起鬧著紡呢。」

「當然,你的單純和千さん那種惡意的玩笑不一樣了。」他收回了目光,繼續向前走。

「你和他們是不一樣的。」他輕輕喃喃著這句話,漸漸地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說話:「上個星期二階堂找我去喝酒了,我還以為只有我倆,結果去到酒屋的時候看到了一大票人。」

「和泉兄長、逢坂、六彌、天、七瀬,甚至連和泉弟和四葉也來了。」他無奈地說著:「你們真不怕被認出來呀.....我這樣說完,二階堂那傢伙居然說他們包場了。」

「我從來不知道idolish7那些傢伙其實是那麼閒的。」他的語氣顯得十分無言,又說:「明明說是慰藉大會,最後卻變成了『和泉一織與四葉環醉酒初出道慶祝大會』,年紀最小那4人喝得比我們這些成年人都還要兇是什麼回事......」

「不對,是比我們這些年紀比較大的人喝得還醉。」

「和那些傢伙混在一起永遠都是這麼亂七八糟的。」他雖然這麼說著,但是我完全聽不出他的語氣裡滲透著任何一絲厭惡或者不耐煩的感覺。

「他們讓我下次也帶著你去出席。」說到這些,他突然輕聲笑了笑,才說:「和泉弟說『說好的甜品店還沒去,請遵守約定』,二階堂說『我還沒在我醉之前看過你醉的樣子』,和泉兄長說『你已經缺席了我們家經理人的婚禮了,不要連某傢伙的生日又再缺席啦』,

「四葉說『你還欠我32個王樣布丁』,逢坂說『我還沒好好向您道歉』,六彌說『我不介意讓你看著我的眼睛久一點』,七瀬說『我和天尼會等著你帶我們去吃推介的甜甜圈喔』。」

「天他......跟你說。」

「快回家。」

「龍。」

那個人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用那雙帶著疲倦的雙眸輕柔地看向我,柔聲說:

「我們回家吧,好嗎?」

「我求求你,回到我的身邊來吧。」

==續(也許)==

第一篇愛娜娜的同人就給了108....這是寫給親友的,不過108真的蠻好吃!雖然我本命是97#
如果有動力也許會繼續寫後續

评论
热度 ( 6 )

© 看似冷但是熱的炙冰 | Powered by LOFTER